钟山文艺讲坛|许结:辞赋研究的艺术视域

  【编者按】2017年,由南京市委宣传部、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,南京报业传媒集团、南京广电集团协办,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——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,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,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。

 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,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,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。2018年,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,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“钟山文艺讲坛”再次起航,6月,“文艺讲坛”将邀请到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许结开设专题讲座。敬请期待!

  许结简介:

  1957年1月12日生于江苏南京,祖籍安徽桐城。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、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、南京大学辞赋研究所所长、中国辞赋学会会长、中国韵文学会副会长。兼任洛阳辞赋研究院名誉院长、《中国赋学》主编、《辞赋》编委会主任、《凤凰彩票欢迎你(fh643.com)中华辞赋》顾问。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。

  曾受聘为韩国外国语大学、香港珠海学院客座教授,并受邀在台湾大学、政治大学、淡江大学、新加坡国立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、浸会大学、韩国东国大学等海外高校与北京大学、山东大学等国内高校,以及国家图书馆“文津讲坛”、贵阳孔学堂讲坛、宁波天一阁讲坛等作赋学专题讲演。

  曾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《中国辞赋理论通史》、教育部项目《中国赋学历史与批评》、全国高校古委会项目《历代赋汇点校》等,是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《辞赋艺术文献整理与研究》首席专家,现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《辞赋与图像关系研究》。

  已出版学术专著《中国文化史论纲》、《老子讲读》、《汉代文学思想史》、《赋学:制度与批评》、《中国辞赋理论通史》等30余种,在《中国社会科学》、《文学评论》、《文学遗产》、《文史》、《中国研究》、《政大中文学刊》等海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。出版文学创作集《诗囚》、《半岛之半》,写作辞赋作品《栖霞山赋》、《儒学馆赋》、《清水岩赋》、《特教赋》、《钟英赋》、《草塘古邑赋》、《酒都赋》等。

  “辞赋艺术文献”,主要是指绘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戏曲及器物等艺术门类中保存的辞赋作品,以及这些门类对辞赋作品及相关本事的艺术表现。近年来,这些艺术文献逐渐引起学者关注,形成文图关系与文图互访、辞赋凤凰彩票官网(5557713.com)与书法、辞赋与小说等研究热点。但目前这些研究成果大多分布零散未成系统,聚焦表象描述缺少学理探讨,未能全面呈现辞赋与艺术的复杂关系。因此,辞赋艺术文献的整理与研究还有大量工作有待完成。

  辞赋艺术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关键在于对“绘画”、“书法”、“小说”、“戏剧”与“器物”五大类型艺术与辞赋之关系作深入研究,发掘作为文学文本之辞赋与这些艺术门类之间的本质联系,继而表现出与其他文体不同的艺术机制、创作心理及文化意蕴。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。

  第一,通过辞赋语象与绘画图像的互补关系拓展辞赋批评视域,启迪其研究新思路。辞赋与绘画的研究,既取决于“赋体”的特征,又具有考量中国特色之文图关系的重要意义。根据文学史料记载,“辞赋”最早涉猎“绘画”,如屈原《天问》对壁画的摹写,东汉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因观图而作,而围绕辞赋名篇如《九歌》《上林赋》《洛神赋》《秋声赋》《赤壁赋》等大量的绘画创作,以及围绕这些“赋图”的题咏,都具有丰富的艺术内涵与重要的研究价值。

  这类研究需解决的重点是辞赋与绘画共存的特殊意义,以及以全面整理“辞赋图”的文献为基础,凸显辞赋文学与绘画艺术的关联,既为“文图”理论提供个案批评,又能开辟辞赋研究的新领域。这一部分的文献整理应着重搜集整理辞赋图与题图赋,以及围绕辞赋图相关的题跋、序目、题咏及评论等,继而讨论辞赋与绘画的关系、辞赋图的产生与发展、辞赋绘画的个案研究等。

  第二,从辞赋与书法艺术的密切关系切入,关注二者的结合生成。该类研究的对象包括辞赋作品中题咏书法的篇章,如蔡邕《笔赋》、杨泉《草书赋》和王僧虔《书赋》等,以及书法艺术中大量的辞赋书写,如《洛神赋》《琴赋》《月赋》《归去来兮辞》《文赋》《枯树赋》、前后《赤壁赋》等。这一部分的文献整理包括“辞赋中的书法”和“书法中的辞赋”两大版块,后者为重点。相关的理论研究可聚焦于辞赋与书法关系史(如不同门类艺术家之间的关系、赋体书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法的选题内容、表现形制、风格特色)、历代“书法赋”整理与研究、历代书法名家赋体书法个案研究与辞赋经典作品的书法呈现等。

  第三,小说文献中常常蕴藏着丰富的赋学文本与史料,在小说评点盛行之时又衍生出赋学批评这一独特文体。辞赋艺术文献研究可以关注这一长期被学界忽略的文体,从辞赋创作与古代小说的关系出发,研究它们因同为“小道”而遭贬斥的渊源,以及其因分属“雅俗”而异道的互渗问题。如班固在《七略》基础上撰成的《汉书·艺文志》中称,“小说家者流,盖出于稗官。街谈巷语,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”。汉扬雄谓赋“童子雕虫篆刻”、“壮夫不为也”,曹植加以引申云:“辞赋小道,固未足以揄扬大义,彰示来世也。”小说纪“闾巷风俗”,赋称“雅颂之亚”,在通俗小说中渗入辞赋,一俗一雅、在同一文本中呈现韵散间行,这既是中国小说创作的一个独特传统,也是迥异于正统赋学的一种生态存在。

  此外,还可以探究赋与小说之间的情节关联。赋者,一方面是“铺采摛文,体物写志”,另一方面又“敷陈其事而直言之”,具有描绘性与叙事性的双重特征。赋与小说因“情事”互文而形成了“赋说”同构的文学传统。这一部分的文献整理可以包括历代小说中的赋论、赋学纪事等文献辑录、明清小说中的辞赋作品及其评点文献、小说母题赋等。相关理论研究可以侧重辞赋与小说的生成、俗赋与“赋体小说”、小说文本视域中的赋学生态、历代小说文献中的赋论与赋学纪事批评等。

  第四,从辞赋与戏曲(包含音乐、舞蹈,以戏曲为主)的关系出发研究二者的相关性。辞赋和戏曲作品不论表演形式还是文本内容,都存在很多相似性。戏曲对于“赋”的借鉴一方面是演绎赋家故事,另一方面是在体式和行文上吸收赋的元素。这一部分的文献整理,主要包括直接与“赋”相关的戏曲作品辑录、戏曲母题赋的辑录、戏曲作品中的其他赋体文本辑录等。理论研究主要讨论演绎赋家故事的戏曲作品(如屈原戏、相如文君戏、游赤壁戏等)、戏曲作品用赋研究(包括直接用赋与间接用赋)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、辞赋与戏曲作品的体制及理论比较、辞赋与戏曲作品的兴盛衰落的历时同步性,以及辞赋与音乐、舞蹈关系研究等。

  第五,研究辞赋与器物之间的关联。在此,我们对“器物”的定义,既沿袭传统的观念——生活中日常使用的器皿、用具,同时对其进行扩展,使之包含人类创造的一切可见、可触及的物质文明成果。

  赋体文学的产生与早期礼制中的“献物”传统联系紧密,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,又成为体物文学的典型代表。一方面,赋体文学具备“写物图貌,蔚似雕画”的文体特征,在作品中呈现大量“器物”,全面反映一个时代的物质文明。综合性的大赋尤其擅长描写器物,甚至出现专写器物的作品。另一方面,由于“赋”与“物”的亲密关系,人们为了表现物质文明的人文精神,在日常使用的“器物”上进行辞赋创作,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器物精神。这一部分文献整理,可以包括器物题材辞赋辑录与器物上题刻辞赋辑录等。理论研究主要讨论辞赋与器物关系、器物题材辞赋、辞赋中器物与传世器物比较、器物题刻辞赋、器物题刻辞赋与其他艺术形式的比较等。(文/许结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